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深谷起飛虹 天塹變通途——成都院兩河口特大橋建成側記
來源:成都院 作者:李國 時間:2019-11-04 字體:[ ]

日前,兩河口特大橋迎來了通車的喜訊。兩河口特大橋猶如一條從深谷里騰起的飛虹,將藏區高原的天塹變為通途。它的建成將成為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、道孚、新龍三縣連接318國道的重要樞紐,將對改善少數民族地區的交通狀況,促進周邊貧困地區群眾脫貧致富發揮重要作用。

精心籌劃 野外勘察

2011年,成都院正式開展兩河口水電站特大橋及其引道工程的可行性研究。在當年8月,成都院組織基礎設施分公司對該項目開展工程可行性方案設計,經過一個月的精心籌劃,初步確定了大橋走向區域范圍,在大橋可能布置的3千米流域范圍內,擬定了上游、中游、下游三個橋位比選方案。隨即組建了包含橋梁、線路、地質等專業的大橋設計團隊對大橋區域進行了一次全面細致地踏勘。

由于大橋區域已臨近兩河口電站大壩壩址,其兩岸地形陡峭且橋面高程距離地面的縣道有200米以上,這也意味著每一次查勘都需要在200米的垂直高度間上下攀爬,而完成三個比較橋位的全部查勘,攀爬的高度則需要超過1千米,這相當于在30層的大廈里上下來回三次,室內的爬樓尚且如此困難,野外踏勘的艱辛可想而知。由于大橋的基礎必須建立在完整的基巖上,而該處往往是植被覆蓋稀少、地表光滑的區域,這在無形中又將攀爬的難度提升了一級。因此,踏勘隊員的每一步攀登都需要萬分小心,稍有不慎,便會墜入深淵。然而,面對重重困難與嚴峻挑戰,踏勘團隊沒有被嚇倒,他們拾崖而上進行了深入細致的勘測,為后續施工圖設計提供了詳實準確的第一手資料,也為大橋后續貫通扎牢了根基。

攻堅克難 科學設計

惡劣的自然環境給大橋的設計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。兩河口特大橋的橋位海拔均在2600米以上,并且由于地處典型地高原地區,晝夜間溫差最大可達23℃,季節性溫差更是高達40度以上;不僅如此,該地區還處于地震高烈度區,1978年的唐山大地震震級為7.8級,震中烈度為6度,而該地區的基本地震烈度可達7度。地震的震級是衡量地震能量的大小,而地震烈度是具體確定不同區域所受地震的影響,地震列度為7度則要求建筑物不倒。所以大橋還必須具備防震抗震的特性,這也給設計者們提出了更為嚴苛地要求。

然而,這一切地艱難險阻并沒有難倒大橋設計團隊,他們遇到的種種困難都被科學的設計一一化解。設計團隊選擇了超高墩大跨度連續剛構的結構形式,采用的是超高柔性箱型墩,這能很好地適應橋位處的巨大溫差變化,并且得益于連續剛構橋自身的框架結構,其也具備足夠的強度儲備能量,以抵御高烈度的地震作用,從而保證了大橋的穩固和安全。

挑戰險境 精確驗算

為確保大橋的安全與順利合龍,不僅要求設計者們對箱梁節段高程進行精準地控制,還要對大風期間的箱梁結構承載力進行準確地驗算。兩河口特大橋所處位置是真正意義上的深山峽谷,大橋橫跨的雅礱江作為金沙江的最大支流,其深谷險峻,河道下切強烈,沿河嶺谷高差懸殊,相對高差在500至1500米間;其湍流風急,橋位處最大瞬時風速可達十三級以上,這樣大的瞬時風速足以讓行駛中的列車脫軌。

在主墩樁基開挖過程中,現場設代人員還面臨著如下難題。大橋主墩樁基永久處于庫區蓄水位以下;最大樁深達50米,而最大樁徑僅3.0米;樁孔孔底不僅光線微弱而且空氣中還含有害氣體。由于基礎的穩固將直接決定橋梁整體結構的安全性,因此現場設

代人員不懼危險,通過采取手扶吊桶的方式,多次下樁查看樁孔圍巖的地質情況,為大橋的高精度驗算收集到了精確的數據。

克服困難 嚴控施工

兩河口特大橋主跨及墩高均居國內電站庫區橋梁之最,其施工難度之大,工期時間之緊,遠超以往想象。大橋箱梁采用了C60高標號混凝土,由于峽谷的極速陣風會影響橋梁掛籃的懸澆,而溫差大將導致混凝土養護難度增大,從而造成混凝土結構穩定風險的增大。因此,大橋的施工采用了懸臂澆筑法,其最大懸臂長度超過100米,但由于橋面高程距墩底186米,所以,這也給超高度遠距離泵送混凝土帶來了巨大挑戰。

雖然嚴峻的自然環境給工程物資的運輸、施工便道的布置和開挖、混凝土吊裝系統的安裝都帶來了極大的困難,但大橋設計團隊嚴把施工質量,通過與建設業主、設計單位、監理單位和施工單位及地方相關部門的通力合作,最終克服了重重困難,在高質量、高標準的要求下完成了既定建設目標,為兩河口水電站的順利蓄水發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機器轟鳴,猶如跳動的音符;深谷回響,傳誦著創業的凱歌。歷時8年的勘測、設計和施工,經過千難萬險,分公司終于交出了一份圓滿的答卷。兩河口特大橋作為連接電站與庫區人民對外交通的樞紐,對推動地區經濟發展,打響藏區脫貧攻堅戰役,還將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。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二八杠怎么玩